李凌文存

header photo

李凌:兑现当年的庄严承诺,做一个诚实守信的党

June 18, 2015

重读《论联合政府》有感

——中共当局应兑现当年毛主席许下的关于民主自由等问题的庄严承诺,做一个诚实守信的党

1980年6月,邓小平说:“毛泽东同志的错误在于违反了他自己正确的东西。”(《邓小平思想年谱》,中央文献出版社1998年版,第161页)

邓小平的话是符合实际的。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期间,毛泽东曾多次发表关于政治民主自由的正确言论。在1945年4月 召开的中共七大期间毛泽东所作的政治报告《论联合政府》更是有系统地全面地阐述了中共执政后的政治纲领,包括:关于允许资本主义存在和发展;在政治上要求 取消一切镇压人民的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思想、信仰和身体等项目的反动法令;要求取消一党专政;要求承认一切民主党派的合法地位;宣传中共的重视知识 分子和学术自由的政策;宣传中共鼓励批评与自我批评的政策,等等,还斥责蒋介石集团是孙中山先生的不肖子孙,把人民的自由剥夺的干干净净,等等。

这些话讲的多好啊!它符合群众的要求,深得民心,所以《论联合政府》一书受到广大群众的热烈欢迎。这本书不仅是宣传中共未来在全国执政的政纲,也是对全国人民的庄严承诺。

毛泽东发表此书时,在国际反法西斯战场上,苏联红军已攻克柏林,美、英、法等盟国也在配合打击希特勒残部,意大利人民也起义了。消灭欧洲法西斯之后,打败日本侵略者也就为时不远了。在中国国内,中共领导的19个解放区已拥有9550万人口,中共领导的正规军有91万,不脱产的武装民兵有220万。 中共已成为一支对决定全中国的前途具有举足轻重的伟大力量。《论联合政府》一书的出版,经过延安的《解放日报》、中共南方局领导的《新华日报》以及中共地 下组织和民主同盟、各民主党派和群众团体、学生运动等多种渠道以不同方式的广泛宣传,对提高中共的威望,对孤立蒋介石集团并瓦解它的军心、民心,起到很大 的作用,从而加速了解放战争的胜利。

但令人痛心的是,把蒋介石集团驱逐出中国大陆之后,毛泽东成为全党全国人民最高的领袖,在取得不少成就的同时,他却“违反了他自己正确的东西”,大力宣扬“以阶级斗争为纲”、“造反有理”、“天下大乱才能达到天下大治”和“在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等所谓理论。他发动多次政治运动,使中国人民深受其害。如1957年的反右运动,使55万人被打成右派(另一报导被打成右派的为3178470人),使成千上万的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许许多多的右派在劳教农场里累死、饿死、冻死;1958年他又发动大跃进运动,连续三年,大刮“五风”(共产风、浮夸风、强迫命令风、瞎指挥风、干部多吃多占风),造成粮食连年大减产,饿死几千万人。据曾任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副主任的廖盖隆在2000年3月的《炎黄春秋》著文披露:据统计,大跃进期间,非正常死亡人数为4000万。以廖所在的工作单位和所任的领导职务,他所透露的“统计数字”(而不是估计数字)应当是最权威和最接近实际的。当时所谓“非正常死亡”,实际上绝大多数是饿死的。1966年起毛又发动“文化大革命”, 把整个国民经济推到崩溃的边缘;连开国元勋刘少奇、彭德怀、贺龙等都被整死。据叶剑英元帅在1978年12月的一次中央工作会议上说:文革期间,整了一亿人,整死了2000万。

由于毛的鼓励和挑动,全国各地、各部门、各大中学在文革期间都开展了两派武斗。据官方统计,武斗中共死亡23万7千多人,伤700多万人,(据2011年第10期《同舟共进》第71页)

邓小平于1980年6月说过“毛泽东同志的错误在于违反了他自己正确的东西”之后,于同年10月他又说:“我们还是要把毛泽东同志已经提出来但没有做好的事情做起来,把他反对错了的改正过来,把他没做好的事情做好”。(《邓小平思想年谱》,中央文献出版社1998年版第172页)

毫无疑问,中共当局是有勇气有能力也有责任兑现当年毛泽东主席曾经向人民许过的关于民主自由等问题的庄严承诺的,因为我们确信中国共产党是一个诚实守信的党!

诚实守信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胡锦涛总书记提出“八荣八耻”,其中就有“以诚实守信为荣,以见利忘义为耻”,这是十分正确的。按此原则,中共当局理所当然地要以诚实守信的态度对待毛泽东。既要诚实地客观地承认他领导全党和全国人民打倒蒋介石集团,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功劳;也要诚实地客观地承认他的过失给中国人民带来的灾难;而不能见暂时的小利而忘却“诚实守信”的大义,多方隐瞒掩盖因毛的过失而造成的灾难;(事实上在当今信息化的国际社会,任何丑行也隐瞒不了)更要承认并贯彻执行他曾经提出过的“正确的东西”,这集中表现在他著的《论联合政府》一书中。现将毛在该书中所阐述的一些主要政策摘录如下:

1、允许资本主义存在和发展生产力

 “有 些人怀疑中国共产党人不赞成发展个性,不赞成发展私人资本主义,不赞成保护私有财产,其实是不对的。民族压迫和封建压迫残酷地束缚着中国人民的个性发展, 束缚着私人资本主义的发展和破坏着广大人民的财产。我们主张的新民主主义制度的任务,则正是解除这些束缚和停止这种破坏,保障广大人民能够自由发展其在共 同生活中的个性,能够发展那些不是“操纵国民生计”而是有益于国民生计的私人资本主义经济,保障一切正当的私有财产。”(《毛泽东选集》第三卷第1058页)

 “有 些人不了解共产党人为什么不但不怕资本主义,反而在一定的条件下提倡它的发展。我们的回答是这样简单:拿资本主义的某种发展去代替外国帝国主义和本国封建 主义的压迫,不但是一个进步,而且是一个不可避免的过程。它不但有利于资产阶级,同时也有利于无产阶级,或者说更有利于无产阶级。现在的中国是多了一个外 国的帝国主义和一个本国的封建主义,而不是多了一个本国的资本主义,相反地,我们的资本主义是太少了。”(《毛泽东集》第三卷第1060页)

 “在 新民主主义的政治条件获得之后,中国人民及其政府必须采取切实的步骤,在若干年内逐步地建立重工业和轻工业,使中国由农业国变为工业国。新民主义的国家, 如无巩固的经济做它的基础,如无进一步的比较现时发达得多的农业,如无大规模的在全国经济比重上占极大优势的工业以及与此相适应的交通、贸易、金融等事业 做它的基础,是不能巩固的。”(《毛泽东选集》第三卷第1081页)

 “中 国一切政党的政策及其实践在中国人民中所表现的作用和好坏,大小,归根到底,看它对于中国人民的生产力的发展是否有帮助及其帮助之大小,看它是束缚生产力 的,还是解放生产力的,消灭日本侵略者,实行土地改革,解放农民,发展现代工业,建立独立、自由、民主、统一和富强的新中国,只有这一切,才能使中国社会 生产力获得解放,才是中国人民所欢迎的。”(《毛泽东选集》第三卷1079页)

2、取消一党专政,要求民主自由

 “有 些人怀疑共产党得势之后,是否会学俄国那样,来一个无产阶级专政和一党制度。我们的答复是:几个民主阶级联盟的新民主主义国家,和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 国家,是有原则上的不同的。毫无疑义,我们这个新民主主义制度是在无产阶级的领导之下,在共产党的领导之下建立起来的,但是中国在整个新民主主义制度期 间,不可能,因此就不应该是一个阶级专政和一党独占政府机构的制度。只要共产党以外的其他任何政党,任何社会集团或个人,对于共产党是取合作的而不是采取 敌对的态度,我们是没有理由不和他们合作的。”(《毛泽东选集》第三卷 1061——1062页)

 “要求取消一切镇压人民的反动的特务机关和特务活动,取消集中营;要求取消一切镇压人民的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思想、信仰和身体等项自由的反动法令,使人民获得充分的自由权利,要求承认一切民主党派的合法地位,要求释放一切爱国政治犯。”(《毛泽东选集》第三卷第1063页)

 “中国人民要求废止这个反人民专政的呼声是如此普通而响亮了,使得国民党当局自己也不能不公开承认“提早结束训政”,可见这个所谓“训政”或“一党专政”的丧失人心威信扫地,到了何种地步了。在中国,已经没有一个人还敢说“训政”或“一党专政”有什么好处,不应该废止或“结束”了。”(《毛泽东选集》第三卷 第1067页)

 “自 由是人民争来的,不是什么人恩赐的。中国解放区的人民已经争得了自由,其他地方的人民也可能和应该争得这种自由。中国人民争得的自由越多,有组织的民主力 量越大,一个统一的临时的联合政府便越有成立的可能。这种联合政府一经成立,它将转过来给予人民以充分的自由,巩固联合政府的基础。然后才有可能,在日本 侵略者被打倒之后,在全部国土上进行无拘束的选举,产生民主的国民大会,成立统一的正式的联合政府。没有人民的自由,就没有真正民选的国民大会,就没有真 正民选的政府。难道还不清楚吗?”

 “人民的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思想、信仰和身体这几项自由,是最重要的自由。”

 “背叛孙先生的不肖子孙,(按:这里指蒋介石集团)不是唤起民众,而是压迫民众,将民众的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思想、信仰和身体等项自由权利剥夺得干干净净。”(《毛泽东选集》第三卷 第1070页)

3、关于知识分子政策。要求废除党化教育,要求学术自由

 “为 着扫除民族压迫和封建压迫,为着建立新民主主义国家,需要大批的人民的教育家和教师、人民的科学家、工程师、技师、医生、新闻工作者、著作家、文学家、艺 术家、和普通文化工作者。他们必需具有为人民服务的精神,从事艰苦的工作。一切知识分子,只要是在为人民服务的工作中著有成绩的,应受到尊重,把他们看作 国家和社会的宝贵的财富。中国是一个被民族压迫和封建压迫所造成的文化落后的国家,中国的人民解放斗争迫切地需要知识分子,因而知识分子问题就特别显得重 要。而在过去半世纪的人民解放斗争,特别是五四运动以来的斗争中,在八年抗日战争中,广大革命知识分子对于中国人民解放事业所起的作用,是很大的。在今后 的斗争中,他们将起更大的作用。因此,今后人民的政府应有计划地从广大人民中培养各类知识分子干部,并注意团结和教育现有一切有用的知识分子。”(《毛泽东选集》第三卷 第1082——1083页)

 “要求取消国民党的党化教育,发展民族的科学的大众的文化教育;要求保障教职员生活和学术自由。”(《毛泽东选集》第三卷第1064页)

4、鼓励批评和自我批评,“言者无罪”,“闻者足戒”

 “对于我们,经常地检讨工作,在检讨中推广民主作风,不惧怕批评和自我批评,实行“知无不言 ,言无不尽”,“言者无罪,闻者足戒”,“有则改之,无则加勉”这些中国人民的有益的格言,正是抵抗各种政治灰尘和政治微生物侵蚀我们同志的思想和我们党的肌体的唯一有效方法。” “以 中国最广大人民的最大利益为出发点的中国共产党人,相信自己的事业是完全合乎正义的,不惜牺牲自己个人的一切,随时准备拿出自己的生命去殉我们的事业,难 道还有什么不适合人民需要的思想、观点、意见、办法,舍不得丢掉的吗?难道我们还欢迎任何政治的灰尘、政治的微生物来玷污我们的清洁的面貌和侵蚀我们的健 全的肌体吗?无数革命先烈为了人民的利益牺牲了他们的生命,使我们每个活着的人想起他们就心里难过,难道我们还有什么个人利益不能牺牲,还有什么错误不能 抛弃吗?”(《毛泽东选集》第三卷 第1096——1097页)

从以上摘录中可以看到,当年毛泽东对一些重要政策的阐述,有很多地方说得十分正确,十分诚恳!回忆60多年前,我们在地下党工作时积极宣传《论联合教府》,收到很大的效果,今天重读此书,又有新的启迪。有人说:如果1949年10月毛成了全党全国人民的最高领袖以后,能按这些政策执行,兑现他自己对全国人民许下的庄严承诺,那多么好啊!那中国早就会成为一个独立、民主、自由、民富国强的国家了。可是他没有这样做。有许多曾经相信过毛的言论的人觉得毛说话出尔反尔,有上当受骗的感觉。

1976年,毛泽东去世,“四人帮”才得以被粉碎。中国开始进行经济改革30多 年,获得了举世瞩目的伟大成就,其中的指导思想,也和毛泽东在《论联合教府》一书中提到过的经济政策密切相关。如果我们今天全面的执行毛泽东在该书中阐述 的关于民主自由、关于知识分子,关于学术自由和鼓励批评和自我批评的政策等等,进行政治体制改革,我们也必将会在各方面,取得更加伟大的成就!

今天中国面临的许多社会问题和矛盾,也将会得到缓和或解决。

这是一个老共产党员对中共十八大的殷切期待!

2012.7.12

五柳村2012年7月14日收到。

作者是1945年在西南联大加入中国共产党的老党员。

李凌,广东省三水县人,1942-1946年在西南联大,北京大学历史系学习。1945年5月参加“民青”,同年6月在西南联大入党。曾任西南联大第二党支部书记、北京大学第二党支部负责人。1947年春到解放区,在平山中共中央青委工作。(摘自北京地区革命史料:战斗在北大的共产党人(1920.10--1949.2 北大地下党概况),王效挺 黄文一主编,北京大学出版社1991年6月第一版,184页.)

2012年6月2日李凌(左)与李锐合影

 

Go Back

Comment